提灯夜行

bcyID是安辰沄
微博id提灯夜行与沄
贴吧id安辰沄🎵🌙(樱月瑰莲)

关注前请看置顶

↓以下只是简要部分。

目前无偿约文

【【【划重点不要踩雷↓】】】
目前主写原创

这里是除了新兰太芽之外的官配吹;单人吹:
第五:园吹
魔卡:樱吹
名柯:哀吹
数码宝贝:空吹
永七:奥露西娅和伊萨克两个单人吹
希腊神话:雅典娜吹
不吃佣空和社园
艾知/世欧勉强能接受
不吃除官配、欺诈组和知樱外所有非BG向cp【←友情向接受】
大三角:
第五:杰园佣、约园殓
数码宝贝:太空和、光美丈

文笔渣,觉得没有被盗文的价值,但是如果真的被盗了,挂人是不可能挂人的,直接举报加小黑屋。挂人只能是游戏里遇到极品了在bcy或者贴吧挂一天人。
月更年更向作者【←偶尔爆更】,被某人说是万年不更,喜欢挖坑⊙ω⊙

我怕爱你太明显

又担心你看不见

Mi ŝatas vin

手残摸一只觉醒·岚

岚皇子也很戳我|。・㉨・)っ♡ 

手机像素实在是太渣,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就来了个滤镜。

岚衣服上的花纹还有左腿上的装饰没有画,眼睛花了看不清纹路了

【迷失在爱意里的酒吧老板】

“呐呐呐,你们这里的酒也好好喝呢~”伽梨耶和雯梓两个人又喝得酩酊大醉,指挥使挠了挠头发,她已经懒得看自己因为“援助”赛斯、替格雷穆赔偿损失、给白买小鱼干、赔偿无缘无故就被维恩石化的普通人……等等等等缘由空空如也的钱包了。虽然她也在酒吧老板维尔特这里打工挣一份工资,奈何真的真的快入不敷出,如果不是有些地方晏华答应了给补贴(比如说赛斯需要的援助),指挥使就真的面临着即将财政赤字的境地。


指挥使默默的给达尔维拉的终端上发了雯梓的位置,维尔特正好从吧台后面的内间出来。


“指挥使,钱还没算呢。”收银的小服务员看到自家老板出来了,怯生生的叫住了指挥使。


“记在中央庭第一位指挥使的账上。”指挥使架着伽梨耶头也没回。


正巧,前脚指挥使和伽梨耶上了公交车,奥露西娅后脚就赶到了。


“奥露西娅小姐是来替希罗先生结账的吗?”


“???”奥露西娅很少见的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可以说,小服务员这句话问的她一头雾水。


“唔……希罗大人,应该没有在这里消费过吧?我好像也是走的自己的账单……”奥露西娅喃喃自语,虽然顺手帮希罗结了帐,但是心底也留下了一个疑惑。慢慢走到吧台前坐下,调酒师和奥露西娅也很相熟,问了一句“还是老样子?”得到人点头允诺,就调起了酒。


“红头发的小姑娘今天怎么有点低沉呢?”红头发的老板从调酒师手里接过了酒,递给有些不耐烦的奥露西娅,顺势双手交叠拄在吧台上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一口喝进去大半杯酒的奥露西娅。


“喜欢对人说教的家伙,讨厌死了。”红头发的小姑娘瞥了维尔特一眼,继续喝酒。


“还在讨厌我吗?”酒吧老板笑意满满,“小姑娘家家要少喝点酒才行哦~”


“表你寡~”喝了酒,小女孩似乎的确伤心坏了,眼角通红,连带着黑色的眼线也更加妩媚了些。玫红色的镂空蕾丝长手套一只已经从上臂滑下堆到手肘处,另一只也似摇摇欲坠了。


“太晚了可就回不去研究所了哦~”酒吧老板耐心的哄着面前趴在吧台上媚眼如丝的女人。


“呜……”奥露西娅点的酒度数一般不低。尤其是当人失意时更需要酒精麻痹自己的时候,这酒就更醉人了,奥露西娅已经爬到桌子上起不来了。


“好吧好吧,我就再收留你一晚,但是你可不要太过火。”维尔特太清楚奥露西娅的酒品怎样了,毕竟每次奥露西娅都来这里借酒消愁。


收留这女人的后果之一就是得提早关酒吧,不然就不知道奥露西娅这女人到底是去休息了,还是去勾搭什么人了。


虽然亏了一点业绩,但是比起让奥露西娅祸害人间,还是亏业绩更能接受一下。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自己家的店里不知何时多了好多不入流的狗仔蹲守着。




【你以为,这是现实吗】

可可粉均匀的撒到了已经凝固的淡黄色的奶油上,谭陌倚在厨房的玻璃门上,左手捧着一袋你在烤蛋糕坯时顺带的饼干:“么么……清清,你真的不用我帮你吗?”

你听到这句话敲着模型的手抖了一下,回过头去剜了他一眼,继续取下模具。把所有的锡纸从模具上取下来,把模具洗出来,放到消毒柜里时已经是晚上了,听到了叮铃铃的打铃声你刚刚把所有的甜点放到餐车上,谭陌很有眼力的帮你把餐车推了出去。你正了正衣服袖子,把之前系上的扣子打开,穿上缎带绑上蝴蝶结,蕾丝阔袖的红宝石正好嵌在了缎带的缝隙中。

“她也就做衣服的手艺还算可以了。”谭陌瘪了瘪嘴,帮你把衣服的蕾丝边整理好,“清清,我们走吧~”

你们推着甜点走到大厅,谭陌帮你推开了门。金黄的把手上暗红色的缎带隔绝了金属的凉意,厚重的木门在地面旋转开没有声音。九妹举着酒杯在大厅里和众人谈笑风生。谭陌就站在门外,你把甜点推了进去,出于规定而且还有你自己的一丝丝羞涩,你并未敢抬头直视来宾。推着餐车绕大厅走了一周,把提拉米苏放到了四周的餐桌上,你静下心来听着来宾们的脚步声,来来往往的人步伐迈动的频率居然相同!

不管是布鞋皮鞋革鞋凉鞋高跟鞋,这些人走路的习惯完全相同!你猛地抬起头,发现谭陌靠在门边低头数着地毯上的花纹,周围的宾客不论年纪大小都有着相似的眉眼。你快步推着餐车走出去,揉了揉太阳穴,再想看大厅里的事情时,谭陌已经关好了门。

“他们……”你拉着谭陌的袖子,谭陌双手竖起食指右手食指抵在你的唇上,不让你开口,左手放在他的嘴角。

“嘘……”他眯着眼睛,“清清,你不需要知道那是什么呢。”

男人的低语在你的耳边响起,你睁大双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个概念。

“但是,清清,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呢……

“欢迎来到,世界尽头茶会。”



洛清酒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寝室,世界尽头茶会她似乎早有耳闻。谭陌对她并不遮掩什么,很痛快地就告诉了她这个事情。

九妹是世界尽头茶会的主人!!

每个人人生的最后一段路都是要在这里走。所谓人在去世之前眼前像是走马灯一样看到以前发生的所有事,实际上就是每个时空的人都在这个茶会做客,讨论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九妹结束这场茶会已经是深夜,随着敲门声响起,大厅里的桌子椅子便恢复了原位。九妹的酒杯里的红酒似乎一点都没见少,但是凑近了还可以看到红酒残留的印迹。

“洛洛,”九妹笑起来可真好看啊,红唇微微勾起,酒杯凑到唇边,被抬起,红紫色的液体被抿了抿,“只有一心想死的人才能在这里看到另一个自己呢。”




(未完待续……)

【永七游戏纪实】记录水(1)

今天遇到一个大佬,拉满的阿希莉亚,这个女人我一得到她就感觉我养不起,现在仓管了。

我大本命是奥露西娅,虚了两万五的战力,哭了。

【龙女与金鱼姬】(3)

男人住的地方其实离这间小木屋不远,但他毕竟是个人类,所以肯定要找一个遮风挡雨还能生火做饭的地方。他出门了,拿着自制的斧头去森林里砍了树,劈成一块又一块木头块烧火用。当然不是给他自己一个人劈的,尚梓月成为了龙女之后选择化身成人型,就没有了厚厚的鳞片堵盖,不能为她祛湿避寒,他是这片森林里唯一的男人,自然要帮她——一个女人打理好这些。而且,毕竟他也不是没有私心的。事实上,即使没有他,也会有千奇百怪的人前来纠缠尚梓月,尚梓月再怎么否认自己她依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龙女,她化身成龙的时刻可算得上是万众瞩目了。

毕竟万物化龙之路数鱼最简单了。不,也不是说鱼们真的能轻轻松松的越过那高高在上的龙门,而是除了金鲤鱼之外的万物若想化龙,得自谋出路,不是像鱼那样明确地知道自己家族是要通过跃龙门来证明龙鱼们——即将跃龙门成为龙的鱼们——是可以成龙的。

对的,并不是所有的鱼都有化龙的资格,也不是所有的金色的鱼都有化龙的资格,而是金鲤鱼——也不能说只有金鲤鱼——他们毕竟也只是一条鱼,是条鱼就有竞争化龙的资格——

男人坐在木质桌子旁边拧开了钢笔,桌子上摆着的白纸上面还遗留着一些黑色的墨水印迹,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划痕。把这张白纸垫到下一张白纸下面,钢笔尖沾了沾墨水就在白纸上一笔一划的写着。

“……她不肯和我走,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对着那些鱼自说自话。就那么紧紧的贴在鱼缸上,我都怀疑她会不会把自己也变成一条鱼。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可能会有些难,毕竟她在成龙的第一天就叛离了学习的正道,躲到这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养鱼了。

“……她还是很厌烦我提起龙女的职责什么的话,她似乎真的很讨厌成为龙女。但她又好像把那些金鱼当成了她的子民……

“……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我不明白。”

收好写得满满当当的白纸,把墨水瓶拧紧,他吐出一口气,他想不明白尚梓月这样做的原因,而尚梓月也不会告诉他,这是肯定的,但是对于他来说,猜一个心智未成熟的想法多变的女孩子的心思也太困难了。不,有一件事他十分明确,就是尚梓月一直不想让他留下去。

男人痛苦的抓了抓头,发现自己的头发长长了。


【龙女与金鱼姬】(2)

女人其实很头疼。她的木屋其实摆满了某些老式仪器,听男人低低的自言自语就会知道,女人应该买市面上最新版的仪器来养这些鱼。

“尚尚,那个还能为它们提供氧气,而且你也可以少换水什么的。”听了这个言论女人对着男人的后背冷笑。

“我还是那句话,我这里不养闲人。”女人对于男人的抱怨及建议不屑一顾,男人维护完滴灌设备后主动帮女人更换鱼缸里的水。

“尚尚,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可以反复提供氧气,也可以只用这个单独的小罐子。”这个男人在女人身旁喋喋不休,可以看出男人是真的祈求得到女人的一丝回应,然而女人又自顾自的离开了。

男人不理解为什么女人明明是龙女却要带着这些连灵智都没有的金鱼生活,甚至这些金鱼还是记忆力极差的,要不然你看,刚刚失去了一个同伴,他们怎么还能玩水玩的那么开心?他蹲在鱼缸前不断的碎碎念。鱼缸里的鱼除却都是统一的金黄色,实际上就是一些普普通通的金鱼,他对着鱼缸有些脏的外壁哈了一口气,然后用拉起袖子蹭掉脏东西,果然看的更清晰了呢~“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一直开开心心的游来游去的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它们开心了?”女人回来了,手里又捧着一条鱼。这条鱼不是金色的,是艳红色的。

“我……”男人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盯着女人把鱼扔进缸里,看着这条鱼在被溅出水花的水里沉沉浮浮,最后和那些金色的鱼你追我赶的玩着咬尾巴。女人伸出食指在水里搅动了一会儿

“这条鱼是我刚捡回来的,在那水洼里快要死了。”

一句话就解释了她做这件事的时间地点还有原因。随后就再也没有了结果。仿佛捡回一条鱼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喂,尚梓月……你不当龙女,到底是要在这里做什么啊?”男人挠挠头,看着女人喝掉一桶水,一口一口的吞咽着,迎着光看女人的头发由那么有一点点发红又变成了发着金色。他来这里也不知道多久了,更不知道尚梓月在这里呆了多久了,总之他只记得当初他来的时候这女人就让他滚,到现在还是一直在说这里不养闲人,待不了就滚。

“你管不着。总之我这里养不了闲人,你要是待不了就自己赶紧走,我没时间送你出去。”看看看看,又来了。

“尚尚,我有什么还能帮你做的吗?”

“没有,我觉得你可以走了。”

其实吧,这个木屋房顶已经坏的不成样子了,如果把门堵严实一点遇到雨季就是个大鱼缸。

女人从未管过男人去哪里在哪里住,就像男人不知道她晚上住哪里一样,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这里一天天都做什么。她摸摸玻璃缸

“喂,你们几个,到底谁是金鱼姬啊?”


【爱到深处自然黑,虐文就要虐自己】相识与了解

未完品,总的来说就是一个酸酸甜甜还有点涩的一段感情经历吧。人物设定有原型,但是请别真对号入座。水灵太太也在这里,请别去人家的账号下刷本文相关情节。我们之间友情向是开放的可以吃,爱情向什么的都是我自己吃的,太太有自己的人生,请别去打扰。


相识

安辰沄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水灵蓝玉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而且恰巧处于水灵蓝玉认出了安辰沄而安辰法谁都没认出来的状态。说不上是一见倾心,毕竟安辰沄很少根据第一印象判断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看着顺眼是安辰法对于一个人第一印象的最好的评价了。


——小姐姐~( ̄▽ ̄~)~你能把编宣部的简介发给我一份嘛?


迅速回了一个“不!我才不是小姐姐!你才是小姐姐!”后打开学生会的招新链接,找到编宣部——也是自己报的部门门]的简介,截图给对方发过去。随后就收起了手机。

——不管你叫小姐姐那管你叫什么呢?

——都说了不能叫我小姐姐啦!要叫我小哥哥!


水灵蓝玉的回复很慢,也许是因为面试场地当时没有无线网然而流量能把视频卡成ppt的缘故,总之,在安辰沄螳着水在外面等了很久说来接某法回家却因为水太深了来不了的哥哥之后,某沄牛仔裤的裤腿湿的透透的,趿拉着小白鞋回到宿舍,换上了干爽的衣服,才专心得看水灵蓝玉的消息。


      安辰沄扯起嘴角笑笑,退出交流软件界面打开了文档。 这时的安辰沄一心想写篇综漫文,但是一直崩人物设定这件事可是会一个写手头疼很久的。


了解

是何时打算开始了解水灵蓝玉的呢?

安辰沄也不清楚了。是从复试时水灵蓝玉说要写一些有意思的新闻吗?还是在安辰沄说要在公众号里加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两个人的那次对视?还是....其他的什么时候? 应该不是安辰沄主动和水灵蓝玉说话的。毕竟安辰沄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


难道是水灵蓝玉主动的吗?

好像也不是。应该就是-次机缘巧合之下两个人组了队采访学长学姐后,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熟悉了。


虽然安辰法有大部分学长学姐的联系方式,但是都是水灵蓝玉去联系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帮了安辰沄这个社恐患者吧。


男女指的一天(【6:00—6:30】)

早晨6:00

女指挥使还窝在被子里睡得香甜,窗外夜色已经褪到了西边天空的极限,鲜橘红的太阳和它周围的云像一团巨大的燃烧的火。

男指挥使准时睁眼起床。把被子叠成连薇拉都挑剔不出来什么的豆腐块,弹了弹淡棕色格子床单,把褶皱抚平,饶是晏华也看不出什么痕迹,从床边的凳子上捞起背心套过头,双手拉下背心的下摆掖进衬裤中,花十分钟对着镜子梳洗完毕,确认好眼角和嘴角的困倦都被刚刚的温水抚平后,换上制服,站在穿衣镜前仔细整理了一下领带,然后战术终端的免打扰模式自动解除,滴滴滴滴的来了不少消息。

【总想让我加班还不给我加班费的晏华】中央城区疑似有黑门气息,请指挥使前去巡查。

晏华又想派你去巡查。不过也好,昨天和女指挥使约定好了要一起出门的,这倒是一次免费的约会。

【每天工作太多甚至都有其他时空的来帮忙的安托涅瓦】指挥使,附件中中央庭神器使记录表最新版哟,别忘记查看~

雏雨和黑死也从初来乍到的小萌新变成了神器使们眼中的大前辈,昨天两个人分头行动为中央庭又招徕了好几位神器使。可喜可贺,真是可喜可贺。

【每次打牌时我的牌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莎莎】亲爱的指挥使~塔罗牌告诉我今天你不适合独自出门哟~

莎莎每天都提醒指挥使不要独自出门巡查,指挥使每次巡查也都要带上一个神器使。万一遇到了黑门,没有神器使在身边,指挥使再怎么厉害也是会束手无策的啊。

【十分勤勉努力把我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安】指挥使~安白天就能和珈儿一起去上学啦~

安的上学手续也已经和高校学院的校长商量好了,这条消息是凌晨两点多发的,安不会一直兴奋得没睡觉吧?

……把滑条拉到最后,看到了自家女朋友女指挥使发过来的消息。

【宝贝女朋友】明天九点一起去巡查,别忘了呀(ღ˘⌣˘ღ)

又从上到下按顺序回复了“收到”、“好的”、“请放心”、“没问题”……等话后打算问女朋友要带哪位神器使巡查,一看时间刚刚六点二十,知道女朋友肯定还没起床,只好给女朋友留了言。趁着安还没有来宿舍赶紧给女朋友做一顿安心早餐。

对,你没看错,就是安心。毕竟女友昨天不小心吃了珈儿做的饼干,开始对三餐产生了恐惧。

早晨6:30

女指挥使被闹钟叫醒,眼睛还没睁开就先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摸下来搂到怀里。掀开被子半睁着眼趿着拖鞋抱着战术终端挪到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打开战术终端关了闹钟,揉了揉睡眼刷着论坛。

【【震惊】中央城区出现了怪物】

【【不可思议的怪力事件】一夜之间全城的小鱼干被“买”光了!】

【【吐槽】中央城区那家新开的咖啡店的女仆的服装染色有点丑啊】

【【图贴】谁还不能穿一个女仆装之奥露西娅】

【【求实锤】听说白歌要和美咲要一起开演唱会?】

【【千金求画】求购青檀大大的画~】

……

论坛上说中央城区出现了怪物,那想都不用想晏华肯定会要求指挥使们去巡查中央城区了, 看到私信中男朋友询问的带神器使的问题,果断选择了白。当初男女指挥使共同养黑白两只猫,很有可能是因为女指挥使家小鱼干比较多,白猫比黑猫还要黏着女指挥使,由此,女指挥使养白,男指挥使养了夜。

女指挥使选择白也是有私心的,毕竟白不仅强,还可以撸毛,软软的抱着还舒服。最重要的是看着一只可以成为你的胳膊挂件的卖萌担当在你面前大显身手后又缩到你怀里撒娇,这不香吗?

把战术终端送回床头柜,从床头与床头柜之间的夹缝中捡起自己的束发带戴到头上,然后钻进洗手间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洗洗抹抹。自从黑核净化完毕之后,指挥使们的任务不减反增,现在两位指挥使只能争取在巡查的路上能顺一段路来充当约会的时间了。

【未完待续】

男女指的一天(【写在前面】)

写在前面:

联动魔卡少女樱时我和我cp @水灵蓝玉 (当时还不是cp[害羞])一起入坑,在箱庭里轮回了半年,一起从什么影装都敢合成,神器使资源均匀分配导致没有主力的真萌新变成了一点一点琢磨着影装带什么,真爱是谁工具人是谁的一般玩家。我还记得我的初始A是奥露西娅,cp的初始A是丽。我们的C级神器使差不多歪齐了之后,cp歪人物池都是歪结晶,我歪池子都是歪影装……(非的一匹)[允悲]虽然再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永七一直是我最喜欢的游戏,没有之一,希望永七能越来越好的同时血书求求把发工资的情节还原一下,哪怕是发金币也行[泪]

每天晚上点晚安前都习惯性的等着一条现在看不到的消息提醒【您的工资还未领取,确定进入下一日?(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本文cp:男女指

世界有私设,安总未死,安也没离开你。

文文还未写完